中新网北京3月23日电(蒋鲤)近日,俄国防部在乌克兰缴获的文件显示,美国在乌部署的实验室曾开展对鼠疫、布鲁氏菌病以及蝙蝠冠状病毒等研究。

类似研究只是美国生物军事活动的“冰山一角”,除德特里克堡外,美国在全球控制的336个生物实验室或都在干着类似的勾当,生化武器研究的“黑历史”层出不穷。

据丘奇委员会透露,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美国中情局统筹的MKUltra计划通过包括给药在内的多重手段操纵实验主体的精神状态和大脑机能,从而使疑犯说出自己想要获得的信息。此外,CIA还曾在佛罗里达州坦帕湾外进行一项生物武器实验,释放百日咳细菌导致至少12人死亡。美国《》还揭露,仅从1949年到1969年,美军方就总共进行了239次露天生物制剂实验。

作为科技最先进的发达国家之一,美国不仅没有更多地将科技造福人类,反而将其作为霸权主义的“长矛利刃”。事实证明,美国国防部以“合作减少生物安全风险”“加强全球公共卫生”等名义在30个国家控制的336个生物实验室,反倒让美国成了全球生物安全的最大威胁,理应受到公开、透明、彻底的清查。

美国曾多次不负责任地指责他国、甚至抹黑他国拥有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一提到对自己境内外生物设施的核查,便连连拒绝。近20年来,《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多边核查机制的建立也一直遭到美国的阻挠。这一切都让国际社会的疑虑更深——美国一直以来都在隐瞒着什么?美国的所作所为背后隐藏着何种见不得光的计划?

疫情肆虐当下,美国一些政客漠视本国国民生命,将本应造福人类的先进技术应用于“生化实验”,毫不负责地将他人国土变成生物武器试验场,这无疑是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赤裸裸的藐视,也是对全球人民生命安全不负责任的体现。美国生物实验室所隐藏的各种罪恶终将被暴露在阳光之下。披着华丽的外衣,与生化武器共舞,最后必将遭到反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