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劳迪奥·拉涅利在64岁时赢得了他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顶级联赛冠军——这位和蔼可亲的罗马人率领莱斯特城勇夺英超冠军,这是体育史上最出人意料的壮举之一,他也因此获得2016年FIFA最佳教练的荣誉。

拉涅利以其友善的教练风格而闻名,而他的执教生涯则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他率领卡利亚里惊艳意大利足坛,在西班牙结束了瓦伦西亚19年的冠军荒,又在马德里竞技受苦受难,然后在切尔西留下了自己的印记。后来,他回到意甲,带领他心爱的罗马无限接近2009-10赛季联赛冠军,但在赛季的最后半小时,他的梦想却残酷地蒸发了。

拉涅利还曾经经历过更黑暗的日子(希腊国家队、富勒姆、沃特福德……),但无论在场上还是在场下,他始终保持着良好的风度。

近日,英国足球媒体《442》根据众多网友在网上的提问对意大利著名教练拉涅利进行了专访。通过这些问题,可以对拉涅利有更深层次和生动的认识。

问:“dilly ding dilly dong”这个短语是从哪里来的?(编者注:拉涅利执教莱斯特城时有一句著名的口号“ dilly ding dily dong”,意思是敲响警钟,以此提醒球员集中精力)

答:(笑)这是女儿小时候我常对她说的话。当她做了错事,我就会像钟声一样“dilly ding dilly dong”地提醒她。在足球领域,我最早是在执教卡利亚里时开始说这句话的,效果还不错,我带领卡利亚里从第三级别联赛升至意甲。

答: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伟大的球员,但总是全力以赴去实现教练的要求。不过,我在球员时期也确实有过难忘的赛季:我曾两次跟随卡坦扎罗升到意甲,也曾帮助巴勒莫升到意乙。当然,对我来说,作为一名球员,最大的喜悦发生在1973年11月4日,当时,我代表罗马出战热那亚,那是我的意甲处子秀。

问:尽管马拉多纳曾是你麾下球员,但因为禁药处罚,他从未在那不勒斯替你出场。你们之间有过交流吗?(编者注:拉涅利在1991年7月至1992年11月执教那不勒斯,而马拉多纳在1991年3月那不勒斯与巴里的意甲比赛过后被查出吸食可卡因,随后遭到意大利足协长达15个月的禁赛处罚)

答:我曾经打电话给马拉多纳,尝试说服他回归,但没能成功。很遗憾我无法跟如此伟大的球员合作。2016年,我在国际足联颁奖礼上得到最佳教练奖,给我颁奖的就是马拉多纳,在那一刻,我非常开心。

答:哈塞尔巴因克、巴蒂斯图塔、兰帕德都是我非常喜欢的球员。还有佐拉,我曾和他在那不勒斯以及切尔西共事。我执教那不勒斯时,俱乐部主席打算不惜一切代价买入一名10号球员,以替代马拉多纳。但我告诉他没有必要,因为球队已经有一个天赋出色又勤奋的10号球员,这个人就是佐拉。我认为那不勒斯应该给佐拉机会,而不是在转会市场上寻找其他人。佐拉的职业生涯证明我是对的。(笑)

问:你执教佛罗伦萨时,球队刚从意甲降级,你的第一个任务是说服24岁的巴蒂斯图塔留队,你对他说了什么?

答:那时巴蒂的名气还没达到顶峰,但他在佛罗伦萨感觉很开心,所以根本不需要我说服他留下来。当时球队有三名外援:埃芬博格、布莱恩·劳德鲁普和巴蒂。我问管理层哪个球员是最受欢迎的,答案是劳德鲁普,于是我们决定卖掉他,留下另外两个。

问:关于马德里竞技主席吉尔,你会告诉我们什么?2000年时,马竞拥有才华横溢的哈塞尔巴因克、贝莱隆和索拉里,怎么会从西甲降级?(编者注:1999-2000赛季,马竞降级,拉涅利在赛季结束前被解雇)

答:吉尔是个热心肠的好人,非常平易近人,尽管我被他解雇,但我和他以及他的家人关系仍然很好。那次降级真的很遗憾,马竞当时不乏天才,譬如哈塞尔巴因克,他打进24球,是联赛银靴,可惜俱乐部的财务问题导致球队陷入困境,而我对此无能为力。

答:虽然当时我不会说英语,但并没什么阻碍。切尔西的一些球员,如佐拉和德塞利,他们会说意大利语和英语,可以帮我翻译。而且在执教过程中,语言从来不是真正的问题,因为足球就是一种通用语言。

问:在切尔西,你被贴上“补锅匠”的标签,你有没有生气?另外,率领切尔西杀进欧冠四强,从根本上改变了俱乐部的历史进程,对此你又有怎样的感觉?

答:我从不了解“补锅匠”,所以不会因此生气。阿布在2003入主切尔西,接下来那个赛季,我们表现得非常出色,不但获得英超亚军,还杀进欧冠四强,那绝对是值得骄傲的成就。

问:兰帕德和特里进入切尔西一线队时,你也在场。那时你认为他们有成为俱乐部传奇的潜力吗?

答:当时我已经看出他们身上的巨大潜力,还告诉别人特里迟早会担任英格兰队队长,因为他是一名具有特殊魅力的特殊球员。兰帕德和特里都具备专业精神、奉献精神和必胜意志,他们毅力非凡,每天都在全力以赴地战斗和训练,最终成为了传奇人物。

答:当俱乐部CEO伯奇告诉我阿布已经买下俱乐部时,我告诉他,我们两个就要打包走人了。(笑)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很正常,阿布很想引入时任英格兰主帅埃里克森,但英足总不同意。最终我留下了,伯奇被炒。一年后,我遭遇了和伯奇一样的命运,我对此早有预见,所以表现得很平静。事实上,从自己在切尔西任职的第一秒到最后一秒,我都尽我所能地做到了专业。

问:2003-04赛季欧冠,切尔西淘汰阿森纳进入半决赛后,开始被舆论看好。可惜半决赛第一回合对阵摩纳哥,11打10却不幸输球,赛后,你的换人也遭到质疑,你觉得切尔西应该赢得那一年的欧冠吗?

答:那个赛季,四支在欧冠赛场经验不足的球队(切尔西、摩纳哥、波尔图和拉科鲁尼亚)进入半决赛,所有的夺冠热门则都被淘汰了。对这四支球队来说,绝对是夺冠的好机会,可惜最终成功的不是我们。

答:那个时候,泰国投资者他信要买下曼城俱乐部,再请我执教。他让我等消息,我等了两个多星期,随后得到尤文图斯的报价,而尤文图斯这样的球队是我无法拒绝的。

问:你执教尤文图斯时,跟执教国际米兰的穆里尼奥是对手,他说你有一种“不需要赢得任何东西的心态”,并称你“快70岁了”,而那时你只有57岁,他是否让你感到恼火?

答:我和穆里尼奥从一开始就互相针对,但这很正常。因为我们是两个想赢球的教练,而且分别教两支想赢得胜利的球队。后来,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现在仍然是。

我执教尤文图斯时,球队刚刚返回意甲,伊布、维埃拉、卡纳瓦罗、图拉姆都在一年前离开了,所以球队正处于重建阶段。不过我们踢得很好,重回意甲后的第一个赛季拿到季军,第二个赛季又获得亚军,为未来奠定好了基础。

问:2009-10赛季,你执教的罗马队在最后时刻失去冠军,那种感觉有多痛苦?

答:在那个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还剩下30分钟时,我们看上去已经是冠军了,遗憾的是,接下来风云突变,国际米兰最终成为冠军。这真的是太遗憾了,为我成长为一名球员并一直支持的罗马队赢得冠军是我的梦想。

问:你在现场观看了上赛季罗马对阵莱斯特城的欧协联半决赛,当两队球迷在大屏幕上看到你并开始鼓掌时,你似乎很感动。那一刻对你意味着什么?

答: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伟大、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我真的感谢莱斯特城和罗马的球迷。我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通常只有一半球迷在为某人欢呼。

问:你在2011-12赛季执教国际米兰六个月,但那时球队正在衰落,执教这样的球队有多艰难?

答:事实上,我们一度在联赛中找到自己的节奏,赢得八连胜,重新进入欧冠资格竞争者的行列。然而,莫塔在冬季转会窗加盟巴黎圣日耳曼改变了一切。莫塔是我们的关键球员,给球队带来了沉着和节奏,他走后,我们的表现大幅下降。我曾试图说服莫塔等到赛季结束再离开,但他等不及了。

问:在摩纳哥,你率队升上法甲,又获得法甲亚军,但被俱乐部解雇,你觉得这种事情是否很奇怪?

答:老实说,除了俱乐部想做出改变之外,没有任何解释。足球世界经常会发生这种事情,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可惜。

答:并不担心。事实上,我接手球队后根本没打过热身赛,选择球员也存在很多困难,那是希腊足球的艰难时刻。不过,我很享受在希腊的时光,我跟那里的球迷关系很好。即使是现在,当我去希腊时,也会有球迷向我问好。

问:你加入莱斯特城后,有很多人质疑你,最典型的是莱因克尔,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克劳迪奥·拉涅利?真的吗?”当时你有何感想?

答:我根本不在意人们的质疑,当我接手一支球队时,会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会想办法让球员发挥最佳水平,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后来,莱因克尔采访过我几次,他说很高兴我回到英超。

问:你总是说自己加盟莱斯特城后,一开始没有改变任何事情,但你把阵型从3-5-2变为4-4-2,把奥尔布赖顿放在左边,让摩根和胡特在中路搭档,这些都是很明显的变化,你是不是淡化了自己的作用?

答:我喜欢将成功归于球员,并强调他们工作的重要性,教练的工作应该排在第二位。来到莱斯特城后,我发觉马赫雷斯在右路内切的威胁最大,而球队的首发中锋本应是乌略亚,但他并没有处于最佳状态。所以,在第一场联赛(4-2战胜桑德兰)中,我在锋线上采用了冈崎慎司和瓦尔迪的搭档,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关键的决定。

接下来,坎特进入首发阵容,这也是一个巨大的进步。然后我让福克斯和辛普森分别担任左后卫和右后卫,他们也打出了一个精彩的赛季。那是莱斯特城的幸运之年,每个人都做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我最初对球队的期望是得到40分,以避免降级,而结果比我们希望的要好得多!

问:那个赛季,你在什么时候意识到有可能赢得冠军?这个成就对你来说有多特别?

答:大约在1月,在我们对阵利物浦、热刺和曼城的一系列重要比赛之前不久。2月,我们输给了阿森纳,赛后,马赫雷斯向我走来,想知道我认为球队能做到什么程度。我只是笑了笑,但他看出了我的自信。当然,我不能肯定我们会赢得冠军,但我知道我们有能力做一些特别的事情,并一直努力到最后。

随着比赛的进行,我试图将责任和期望从球员的肩上卸下。起初,我要求他们得到40分,确保我们避免降级;接下来是为欧战席位而战。我鼓励他们说旅行很愉快,可以发现新的对手和新的足球风格。

当我们确信下个赛季将参加欧战时,我告诉他们努力争取欧冠资格。然后,我们成为了冠军,那是我执教生涯的巅峰,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但我真正的童话故事发生在执教生涯初始阶段,我率领卡利亚里连续两年升级,杀入意甲,在意甲的第一个赛季也成功保级。对于那时还缺少经验的我来说,这绝对是一个良好开端。

问:在莱斯特城和你的朋友波切利(意大利著名男高音)一起在球场上唱歌,获得英超奖杯,这是你足球生涯中最伟大的一天吗?

答:那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也许没有人知道,波切利和我在复活节前谈到了夺冠的可能性。他告诉我,他很乐意来到莱斯特城为我们歌唱,向我们的伟大赛季致敬。对此,我受宠若惊,随后让他的秘书与俱乐部方面联系。夺冠后,我们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来信,无数人向我们发来祝贺。

答:我只关心球员在场上和训练中的表现,瓦尔迪是无可挑剔的,特别是在他全速冲向空档时。

答:英足总没和我直接联系,但联系了我的经纪人。我当然愿意执教英格兰,因为这是一支伟大的球队,可惜这一愿望没能实现。

问:当你在莱斯特城下课时,有着怎样的感觉?关于球员们向老板投诉你的传言是不是真的?

答:当时我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解雇了。对于首次参加欧冠的球队来说,联赛表现不佳是正常的。那一年,我们在欧冠小组赛发挥出色,提前一轮出线。所以,我对于被解雇这件事感到很惊讶。

我知道有人在老板面前贬低我,也知道这个人不是球员,而是俱乐部工作人员,但不会说出他的名字。

问: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你认识的两个人仅相隔三个月就死于空难:莱斯特城的老板维猜,然后是你在南特队时的最佳射手萨拉。当你听到他们的遭遇时,是不是很震惊?

答:一位英国朋友在维猜的飞机坠毁后给我打了电话,我感到非常痛苦。维猜是独一无二的,他很积极、乐观、开朗,总是对人微笑。还有可怜的萨拉,他是个很棒的年轻人,他的遭遇让我感到震惊和悲痛。

问:富勒姆老板沙希德说过,你在富勒姆的任命是“无风险的”,但后来发生了什么导致你下课?

答:老实说,我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奇怪的情况。我知道算法和统计数据在当今足球中很重要,但我不愿意将它们作为评估和规划的唯一来源。沙希德是一个非凡的人,我和他相处得很好,但我不能对他的儿子、富勒姆足球总监安东尼做出同样的评价,他只会根据统计数据评估和购买球员——数字是他唯一信任的东西。我希望跟他合作,但不是以他想要的特殊方式。

问:当你成为沃特福德的主帅时,是否意识到由于新雇主缺少耐心,你会在球队短期内成绩不佳的情况下快速下课?

答:我知道一些俱乐部和老板会很快更换教练,我只想说,炒掉我之后,富勒姆和沃特福德也没能避免降级。

问:你有过22次不同的执教经历——从一家俱乐部到另一家俱乐部,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这有多大的挑战性?你是否也希望自己能像弗格森那样,在一支球队待上几十年?

答:我喜欢尝试新的挑战、新的工作。我很满意也很感激自己的职业生涯,我从没想过在一家俱乐部待上一辈子。

答:我仍然对足球充满热情,我不想退休。不过,我只想在欧洲从事足球工作。不久前,我曾经收到过几份来自欧洲以外的执教邀请,但都拒绝了。因为我想留在欧洲,陪伴家人。如果可能,我希望在欧洲再度指挥一支球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